Faraday Future,迷失在贾跃亭梦里的「孩子」

Faraday Future,迷失在贾跃亭梦里的「孩子」

「dream on and all in.」


贾跃亭说完这句话,他哽咽了,这一幕好像在去年发布 LeSEE 首款互联网无人电动概念车时一样,但不同的是这次是他作为董事长,站在「赌城」拉斯维加斯 Faraday Future(下称 FF)的首款量产车发布会现场。

距离说完这句话,时间刚刚过去半年,贾跃亭却像是在真正兑现这个诺言,他放弃了他的过去,放弃了证明他曾经自豪的七大乐视生态,以及围绕「生态」理论进一步演绎出来红及一时的「生态化反」战略。

甚至在乐视即将风崩离析的时候,他甚至没有回头犹豫,而是去了美国一头扎进了他的新梦想——造车。究竟是什么让他如此的孤注一掷,随着生态帝国的沦陷,FF 却又如何一步步成为了他最后的底牌?

「乐视没有投资 FF。」这是极客公园最近邮件采访 FF 得到的官方回复,极力撇清关系的背后又说明了什么。

因为和乐视或者贾跃亭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也让 FF 经历了高管相继出走、拖欠账款、法律官司、工厂停建,甚至大量的负面报道,以至于很多人早已忘了 FF91 的性能或者产品亮点(你还记得 FF 是对开门设计吗?),而更多的只是关注这家公司的存亡和背后的这些投资,包括寄希望于它的崩盘,以印证自己的推测。

这个步履蹒跚的一路走来的洛杉矶电动汽车创业公司也许在思考,当初的选择是否正确,如果没有这一切,我是不是过的会比现在好?贾跃亭的梦对 FF 是一个美梦还是噩梦?


 隐形的 CEO

说到这,一定会有人先质疑,FF 不就是贾跃亭的公司,不就是它一手策划的吗?怎么说的像是俩家人。

确实,从 FF 创立之初就谣言不断,2015 年从 FF 最初露面到被大众所了解的那几天,最大的导火索就是就是传闻乐视是 FF 背后的「掌门人」。

据当时的《洛杉矶时报》披露,FF 今年 8 月向加州政府递交的法律文件显示,CEO 一栏中出现了「Chaoying Deng」这个似乎有些陌生的中文名字。而查询 Linkedin 发现,她中文名邓超英,是乐视影业美国 (Le VisionPictures) 驻洛杉矶的总监。

虽说也许只是一些投资关系导致,但这个挂名 CEO 一下撕开了媒体们的调查欲,各种佐证层出不穷:

外媒披露了 FF 的注册文件,该公司 2014 年 5 月注册时的名字就是 LeTV ENV(可能是 Energy New Vehicle 的缩写)。

TechCrunch 曾找到一份房地产服务商——高力国际(Colliers International)发布的市场调研报告,其中显示名为「LeTV ENV」的公司于 2014 年购入位于「18455 Figueroa Gardena」的一处占地约 1.15 万平米的房产,而这与 Faraday Future 官网提供的公司地址重合。

www_colliers_com_-_media_b3cb42156d754f2bbbddee8a8b15f6ba_ashx.jpg

但所有的查到的这些蛛丝马迹都是在指向,贾跃亭的造车梦真的启动了,乐视也真的要踏进「新造车运动」中来。但不论是投资还是收购甚至是「一手策划」的新公司,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家 FF 更是被外媒称为将能够挑战 Tesla 的公司。

原因不是在这个背后的「金主」,而是在 FF 的初期团队的豪华阵容。比如常在发布会上露脸并且作为负责人对外发声的 FF 研发主管、高级副总裁尼克·桑普森(Nick Sampson)原本是 Tesla 早期的董事和车辆地盘研发负责人,可以说是他创建了特斯拉 Model S 的车辆架构的完整概念,再说的夸张一点,2012 年他和原 Tesla 副总裁兼总工程师彼得·罗林森(Peter Rawlinson)在 Model S 上市前应不明原因离职时,甚至引发了 Tesla 股价的大幅下跌。

image.jpeg

除此之外:

  • Dag Reckhorn FF 全球制造副总裁,前 Tesla Model S 生产总监
  • Richard Kim FF 设计副总裁,前宝马 i 系列产品设计创始人
  • Alan Cherry FF 人力资源副总裁,前 Tesla 人力资源高级主管
  • Tom Wessner 供应链副总裁,前 Tesla 采购部门负责人

屏幕快照 2017-08-03 上午12.50.47.png

这是 FF 最新的核心成员列表,这几位核心创始人还都在,当然还有:

  • Anil Paryani FF 电池系统总监,前 Tesla 电池系统算法负责人高级工程师。
  • Erik Fleming 动力总成&汽车电子采购负责人,前苹果供应链经理,前 Tesla 采购经理。

还有很多我就不过多介绍和梳理了,但总之最初的核心团队基本上都是行业内有着十年以上甚至更久的拥有丰富经验的人,可以说是一群老江湖的新团队。但就是这样一个被称之为「Tesla 杀手」的团队却缺少一个及其重要的职位——CEO,而且是从未有过。

联系到之前的各种爆料和推测,FF 这个「隐形的 CEO」不言而喻。在网上查不到任何前期投资的信息,甚至在 2014 年 4 月成立之后,直到 2015 年 7 月露面,你甚至 Google 不到一篇关于这个豪华团队创业公司的任何报道。

所以一开始,FF 出生的经历就非比寻常,谈不上「苦」,却似乎是横空出世,「父母」也神秘莫测。

说不清的关系

紧接着 FF 就搞了一个大新闻,宣布投资 10 亿美元在美国建厂,两个月之后,幕后的乐视终于站上台前,但却并不是以投资者的身份。

CES 2016 上,众望所归,FF 揭幕了首款产品——名为 FF ZERO 1 的电动超级概念跑车。乐视超级汽车联合创始人丁磊在会上向各位宣布了与 FF 达成战略合作——「SEE 计划」,合作中最关键的一句话是:「乐视将会向 FF 提供绝佳的内容、技术创新,以及全新的生态商业模式。同时,随着全球业务的扩张,FF 未来将受益于乐视在全球尤其是中国市场的力量和布局。」

136320-cars-review-hands-on-faraday-future-ffzero1-concept-image1-kD25RiQsvK.jpg

Nick Sampson 也在发布会上强调,中国是一个非常有代表性的国家,乐视作为一家具有内容支持的公司,可以更多地在 EUI 系统,娱乐内容等方面进行更多的合作。

简单来说,乐视看好 FF 的技术实力,而 FF 则看好乐视能够帮助其快速打开中国市场。而从这里开始,乐视汽车、贾跃亭和 FF 就有了密不可分的关系,同样说不清的关系也从这里开始了。

其实我想至今还有很多人也分不清楚,乐视汽车和 FF 是一家公司?他们之间研发是共享的吗?资金是共享的吗?乐视有投资 FF 吗?哪些用来建厂的巨额资金又是哪里来的?

「乐视没有投资 FF。」这是极客公园最近邮件采访 FF 得到的官方回复,所以所有的合作都只是战略合作。「乐视汽车 (LeSEE) 和 FF 是两个不同的品牌,在设计理念和产品定位方面有明显区别。不过,乐视汽车和 FF 的确在研发,技术以及供应链方面有非常紧密的合作。」

这也让我联想到之前财新的报道称,「乐视汽车和 FF 实际为两个牌子一套人马,是同一个主体,也就是乐视汽车的实际造车能力都极度依赖于 FF。」

所以现在看来作为 FF 董事长的贾跃亭只是自己的个人投资,而双方的合作只是因为他恰好也是乐视的董事长而已,但背后有哪些财务的关联,我们不能也不去做过多猜测,除了贾跃亭自己和极少的几个人,可能公司内部也没多少人完全清楚。

而在当时那个阶段来看,FF 反倒是前途无限好,合作能够加快他在中国市场的快速落地,包括生产建厂等等,强强联手,让成为了一个更加强有力的竞争者。而也就是因为乐视,让 FF 这个创业公司受到了更多的关注,在这个双赢的合作中谁也没有让谁失望。

「难产」的惊艳产品

两年半时间,FF 团队增长到 1400 多名员工,从概念车的可变电驱动底盘架构 (VPA),到「量产车」FF91 真正发布,这个老江湖组成的新团队也只用了一年时间。

FF 搞出了一个「史上最强性能怪兽」的 FF91,它拥有全球最高峰值的功率,峰值功率可达到 783 千瓦、1050 匹马力,是迄今为止世界最大单体电芯能量+最高电池包电芯密度。0-60 英里/小时的加速时间小于 2.5 秒,最好成绩为 2.39 秒。NEDC 标准下一次充电的续驶里程超过 700 公里,几乎超越了目前所有的量产电动车。

光从这些「硬参数」来看,作为一个对标 Model X,甚至定位比它更豪华的电动汽车,FF91 已经做到了阶段性的极致。而另一方面,首次搭载激光雷达,拥有自动泊车功能,应用面部识别技术来解锁和个性化设置,甚至是车窗采用的可以转换玻璃明暗度的 PDLC 玻璃,从各种软实力和非常微小细节上,FF91 也都近可能的做到「行业最好」或者是「打破先例」的状态。甚至这样的开发让人感觉有些「过度」,这也极大的增加了量产的难度。

img_6492_1-e1499292888427.jpg

车和家创始人李想也评论说,「自己创办车企已经两年了,我们内部讨论这几年最好的产品理念,FF91 几乎都是排在大家意见里第一位的,虽然产品存在严重的过度设计,但确实是少有的让人耳目一新的产品。」

但只有「真正量产」才能证明这不是拿概念车在「耍流氓」。Elon Musk 也许最让人佩服的是它搞定了生产,真正卖出了自己的产品。

为了加速量产,FF 称还在研发过程中采用了大量的计算机模型进行虚拟测试,并表示「从精确度来看,与实际测试结果非常接近」,这样避免了实测需要消耗的巨大成本,这一切都是强大的研发实力在做背书。

而 FF 一切看起来美好的发展,却都被这个「十亿美元的工厂」拖累的疲惫不堪。

the-planned-faraday-future-plant-in-north-las-vegasjpeg.jpeg

画面回到身处在大洋彼岸的另一端,贾跃亭和他的乐视却因为资金问题被内华达州的财务官质疑为「庞氏骗局」,他认为贾跃亭根本没有那么雄厚的资金实力。

乐视横跨七大产业布局,而就是因为进入长周期、重资产和大投入的汽车产业,直接导致了对 LeEco 的资金支持不足。种种问题之后,贾跃亭在 2016 年 11 月 6 日的公开信中对乐视资金链危机的承认,也让他和他一手创立的明星公司陷入了一连串的负面危机当中。

而就在自曝供应链危机 10 天后,贾跃亭从他的「中国好同学」那里为乐视汽车拿到了第一笔 6 亿美元投资。但终究只是亡羊补牢,而在这封公开信前后,一连串乐视的负面消息也接踵而来。

而正是因为 FF 、贾跃亭和乐视汽车这之间的从未说出的隐秘关系,让国内的这一系列连锁反应波及到了大洋彼岸的 FF。

原本约 300 万平方米的工厂,因为这样那样的「暧昧关系」导致 FF 资金不足。2016 年 11 月曾被曝拖欠工程款被迫停工,一拖再拖之后决定「多期生产策略」,但不缩减规模,先建设一座占地面积 65 万平方英尺(约合 6 万平方米)的厂房, 年生产量从 10 万辆下降到 1 万辆。但最后,一个月前 FF 发表声明,宣布暂停对内华达州工厂的建设,转而先采取代工的模式,实现前期量产。

自建工厂的优点在于,新造车企业可以量身定制产品,并且减少未来可能存在的供应链摩擦等等。但苦于资金压力和产业链整合能力,在新造车这一波浪潮中,大家多数都走的是一条非常稳妥的路径,从代工到自建工厂。

而 FF 却因为贾跃亭的这个一开始就宏伟的造车梦,走了一条完全「逆向」的路,建厂未果转而先代工。

FF 也瞬间从「含着金钥匙出生」沦落为一个命运多舛的「苦孩子」。贾跃亭也把它原本的乐视生态的梦,全部押到了 FF 的肩上, FF 仿佛承受了这个时间不该有的压力。

在那片 300 万平方米的土地上,在无数记者探访过后还是没有盖起人们心中期待的那座工厂。这并不是证明了模式不对,只是 FF 一开始没能一下走上快车道。如果最初先从代工起步,相信这些前期在沙漠中「平土地」的资金早就足已找到一家靠谱的工厂改造合作了,但哪怕时光倒流,相信贾跃亭也不会改变建厂的选择。

而这也让人忍不住会拿「别人家的孩子」来做比较,一位不愿具名的乐视高管对新浪科技表示,「同样是 2014 年创办的电动车公司,双方也是相近时间发布的首款量产车,不客气的说,FF 的技术甚至还优于蔚来。但蔚来汽车已经累计完成了 10 亿美元的三轮融资,估值超过了 30 亿美元,而 FF 却随着老贾和乐视一道陷入困境。」

而这个「苦孩子」FF 一直都在极力稳定局面。

在工厂停工前,2016 年 11 月,大批高管离职。包括财务总监、运营总监、产品策略总监、公关总监、法务总监兼政府事务副总裁,和政府事务助理总监,甚至还有两位顶级高管——全球首席品牌与商务官 Marco Mattiacci 和产品营销与市场推广策划主管 Joerg Sommer。

但你能看到的是最初的创始团队和产品研发相关的高管却没有动摇。

虽然工厂风波还未停息,FF91 还认真准备了在日前举行的第 95 届派克峰国际爬山赛(Pikes Peak International Hill Climb)中,以 11 分 25 秒 083 跑出电动车登顶的新纪录。

faraday-future-ff-91-during-testing-for-2017-pikes-peak-international-hill-climb_100608976_l.jpg

在宣布工厂正式停工时,多数人唱衰时,FF 却能够依旧吸引研发高管的加盟来稳住阵脚。前宝马集团高级副总裁、宝马「i 系列之父」Ulrich Kranz 2017 年 7 月宣布加盟 FF 出任首席技术官,聚焦 FF91 工程、技术研发、采购和制造流程的优化工作,更快实现 FF91 量产。

不得不承认,FF91 这台车的身上还是有很多值得称赞的产品亮点,但显然制造这辆车背后的故事好像早已经掩盖了产品本身的故事,这个「苦孩子」FF 也是经历了太多,亦真亦假,我们需要贾跃亭和 FF 把他们之间的关系真正说清楚,抛开「控制」,这样也许 FF 才能真正去实现自己的梦想。

找到合适的「代工厂」,谈好供应链(激光雷达等等),融到钱,控制成本,提升产能等等,这之后的每一步都是挑战。还是那句经典的话:留给 FF 的时间不多了。

贾跃亭乐视Faraday Future
关注极客公园公众号
反馈